2019-02-26 19:59:54  本社小編
  洞察時勢、追求真理 一群熱愛新聞的新聞界老兵共同認為,憑藉多年新聞歷練與對當今社會至死不渝的關懷,也許還可以做些什麼。於是搭建平台、持續放言,也就理所當然。
新聞搜尋:
2019-04-11 00:35:48  李亞明
  中國大陸官方繼對台/惠台/涉台31條優惠政策後,又祭出了「港澳居民居住證」以及「台灣居民居住證」兩項措施,為台灣居民在大陸的「融合發展」與「居民待遇」更實質推進了一步,由於現行「台灣居民來往大陸通行證」(以下簡稱為台胞證)與「台灣居民居住證」不屬同一體系,台胞證屬於大陸入出境與邊防檢查系統(現行為8碼),「台灣居民居住證」則是屬於大陸居民戶政系統,直接將其編碼與中國大陸居民同軌為18碼的「資料內政化」措施,這是具有台灣「戶籍與公民權」身分的居民首次被編入大陸整體國家系統與社會體制中,值得再次關注。     對於辦理「台灣居民居住證」的好處,大陸國台辦列出了三項權利、六項基本公共服務、九項便利,其中最為便利化的莫過於在大陸地區交通出行住宿與生活金融服務上的方便性,包括但不限於購買火車票的取票便利、乘坐大陸國內線飛機的自助植機便利、在大陸住宿平價與內賓旅館招待所的便利、餐飲外賣與電子商務的便利、辦卡開戶與購買資產的便利等。 但是,其實上述權益持有台胞證也能享有,只是可能會相對比較麻煩,比如車站的機器取票,用台胞證可能整個站裡幾十台機器裡只有一兩台可以用卡式台胞證取票,現在編碼同軌會更容易落實;至於像酒店住宿,筆者個人對於這方面向來比較有所要求,一般也使用現金或國際信用卡結帳,就是要多付個手續費而已,所以個人至今感覺對自身效益不大,辦理與否視乎每個人在大陸不同的生活方式與是否置產等需求度。     至於城市公共服務跟居民福利的部份,主要就是五險一金了,是指養老保險、醫療保險、失業保險、工傷保險、生育保險和住房公積金。但養老保險,要繳滿15年,才可以在60歲之後每月領取1000多元人民幣,以大多數台灣土博士跟部分留外博士畢業拿到學位的年齡,如果沒想在大陸養老的話,客觀來說這項福利可能很難實現。作為大專教師跟高級白領,失業保險和工傷保險,也似乎沒有現實的意義。而對於絕大多數非中國大陸戶籍的老師來說,沒有生育問題也不受生育政策的二胎限制,生育保險也是沒有意義。醫療保險有意義,依大陸法規不論是否為大陸戶籍都必須投保,但有的大陸高校或民營(含外資)公司企業則是替非大陸戶籍員工購買商業保險,或者要求於辦理入職時攜帶已投保境外商業保險的單據過去,這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替代社保中的醫療保險。     住房公積金方面,在本質上只是工資而已,而且使用和提取受到嚴格的約束。 對於大陸體制內的員工,學校確定他們的工資時,受到相關政策的嚴格約束,因此,住房公積金成為他們收入的重要補充。當然,每位員工的住房公積金的額度,也必須在政府相關政策的框架內確定。而非大陸的員工,他們工資額度的確定,沒有這種問題。而以筆者個人來說,原本因為非大陸居民,所以在於入職合約中有列出一條一年三萬人民幣的住房補貼,但因後來要將台灣居民納入公積金體系,所以就告知直接取消了,每個月改從工資中扣除。 按照相關辦法及筆者個人情況,光公績金每個月就從工資中扣了快一千五百人民幣進公積金帳戶,學校也會同時提撥相同額度金額進入個人的公積金帳戶,算下來等於學校一年頂多提撥了一萬五千上下,跟原本的三萬差太多,不同比例,感覺變成變相減薪了。     而且由於個人並不打算在大陸成家或購房置產,更不想在大陸養老,所以感覺上,五險一金對於大多數非中國大陸戶籍員工來說,如果沒有上述意願則似乎沒有實際的意義。比如要提取公積金的話,有的地方限於買房租房或裝修,然個人在工作學校所在城市沒有上述需求,雖說有人有提供經驗這方面可能只是程式上的一個名義或「很容易」弄到單據,但如此豈不變成了偽造文書,既可能背負刑責更成為了「歷史共業」中的一員!     但客觀而言,對於有意願或不排除在大陸成家與購房置產的大陸境外人士來說,五險一金確實是個「融合發展」與「居民待遇」的福利,還有由於在大陸唸民辦教育或國際學校/台商學校學費昂貴,而大陸本身義務教育系統僧多粥少,所以雖然有的台商台師會讓孩子念國際學校/台商學校,但台商台師考量經濟成本而願意讓子女去念大陸的公辦義務教育,不過個人認為在往後的調適上是個待觀察的問題。 以我個人在兩岸分別念了兩個博士的經驗來看,在大陸的博士是念北京大學,筆者入學的2011年學校對於碩博士生思想政治課的要求是港澳台生及外國留學生可以不用去上,而改以修習其他課程替代,但大約在2013年時則是修改了規定,要求港澳台碩博士生必須跟著大陸學生一起修習列為必修學分的思想政治課,所以儘管目前在中小學的公辦義務教育體系中,港澳台學生仍是不用上思想政治課,殊不知以後是否也會做出修改呢! (本文作者為台灣國際戰略學會研究員、助理教授)  
2019-04-11 00:20:00  夏五
  ─其實賴清德怎會不知道中執會秉承「上意」的目的何在?他是知道的,知道延長初選只是第一步,「那些人」下一步很可能就是連署召開臨時全代會,直接徵召蔡英文!   ─如果中執會一再延長初選,社會上普遍仍不覺得小英陣營有作弊、硬拗之嫌,賴又不願「破壞團結」,至少還有最後一個辦法,就是宣布退選,成全蔡英文,讓蔡英文成為真正的「寡人」,再次品嚐1124的敗選滋味。 2019年4月9日,在各方憂心民進黨中執會即將變更總統大選遊戲規則或時程的前夕,蔡英文總統在總統府召開記者會大談「黨內初選」,並語氣強硬地威脅黨中央應扮演強勢角色,為她排除提名連任的阻力。 民進黨創黨以來,透過一次次選舉累積經驗建立的初選辦法儘管並不完美,但是在中執會通過總統初選辦法以後,已然經過政黨和社會背書,不料只因為有第二個人登記參選,就馬上有一群人備感危機重重,開始對賴清德大肆攻擊,同時天天放話對黨中央施壓,一下子霸王條款,一下子停止初選,一下又威脅小英不排除退黨,完全把黨主席卓榮泰的威信踩在腳底下,這還不夠,還要小英出面在總統府大談初選,不說初選是民進黨的「家事」百姓不關心,所以場合就不對,以一個總統的高度高調對執政黨辦理初選指手畫腳,就很失格。 然而,蔡英文的施壓是有效的,畢竟總統手握大權,是當今的「寡人」,「寡人」既然出手,誰敢攖其鋒?也就因為總統手握的資源太過龐大,才會有4月10日民進黨中執會上演的鬧劇,決議再度延長初選期程,為小英的初選以時間換取空間。 總統初選辦法是民進黨引以為傲的民主價值,中執會決議說是為了爭取協調空間,這一來當然傷透了淺綠和中間選民的心,即便初選結果小英贏了,整個社會都心知肚明,初選根本談不上公平公開,而是因人設事,向權力低頭,到時擁有絕對權力的小英總統必須一人承擔全部責任。 話說回頭,中執會的提案竟然是由民進黨組織部提案,該項提案理應由黨主席卓榮泰批准後才能提出,如今因為黨中執會通過延長初選時程,造成政黨形象和信賴度的傷害,黨主席可以不負責嗎?卓榮泰在4月9日記者會上信誓旦旦宣示「要是中執會延後,或者停止初選,將會對黨造成很大的傷害」,怎麼第二天就出現組織部提案呢?是誰對卓榮泰施壓,非要中央黨部當這個壞人呢?如果無人施壓,卓榮泰就該一力承擔,主動辭職,對歷史負責。 再說,中執會決議改變遊戲規則後,賴清德只表現「無奈」,而非「憤怒」,還說仍會參選到底,固然是為顧全大局,其實賴清德怎會不知道中執會秉承「上意」的目的何在?他是知道的,知道延長初選只是第一步,「那些人」下一步很可能就是連署召開臨時全代會,直接徵召蔡英文! 但是又何奈?形勢比人強,賴只能默默承受而已嗎? 其實賴清德可以更強硬的,蔡英文陣營可以放話宣稱小英不排除退黨,賴清德難道不能學學美國總統川普,在當年選舉接近揭曉前大聲抗議有人作弊,他不會接受大選結果嗎? 如果中執會一再延長初選,社會上普遍仍不覺得小英陣營有作弊、硬拗之嫌,賴又不願「破壞團結」,至少還有最後一個辦法,就是宣布退選,成全蔡英文,讓蔡英文成為真正的「寡人」,再次品嚐1124的敗選滋味。(本文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2019-04-10 20:27:34  夏五
民進黨總統初選一延再延,目的只有一個,讓現任總統得以喘口氣,直到民調反超,逼對手自動退選為止;就好比一場賽跑,場上選手就位以後,上屆冠軍向大會反映,自稱「狀況尚未調整好,應終止比賽」,於是大會決議順應要求,決定延長比賽,「為了團結」。 有這樣的政黨,就有這樣的中執會,不足為奇,而一再因人設事,一再延長初選時程,也就可以推論,如果蔡英文總統的民調始終拉不起來,到了五月廿二日,也可以不必公告了,直接宣布徵召蔡英文,所以,民進黨初選不妨繼續延吧,延到大選敗選當天。 民進黨創黨之初,許多人犧牲奉獻,前仆後繼爭取解除戒嚴和言論自由,標舉民主進步價值,爭取一個公平的政治空間,後來在人民支持下,諸多理想果然一一實現。 但是林子大了,什麼鳥都會有,尤其許多經過招降納叛參與到體制內的人,把當年在國民黨陣營內玩弄的那一套宮廷政治手段帶到民進黨來,他們充分利用派系矛盾,從中坐享其成,一旦有人出面挑戰,就被視為敵人,想盡辦法硬拗、耍詐,不惜斷送政黨前途也要保障自身既得利益。 於是,劣幣驅逐良幣的現象四處顯現,國家權力幾乎被一群機會主義者所窃占壟斷,政黨的理想不見蹤影,政治圈裡只剩下權力思維,什麼人民利益,什麼政黨前途,都只是宮鬥的藉口。 這是民進黨在去年九合一大選輸到脫褲子的真正原因,但是黨內至今無人面對,也所以如此,「討厭民進黨」變成最大黨,政黨好感度如江河日下,和在野的國民黨已不相上下,發展至今,民進黨仍不知悔改,以為只要打著反中旗號,抹紅對手,到時「阿共一定會幫忙」,無論目前民調多麼低迷,最終仍能取得勝選,繼續執政。 在民進黨中央公告總統大選初選時程後,協調不成就應立即啟動後續的政見發表和初選民調,這是常識,也是民進黨引以為傲的民主機制。但是現任總統突然說她不能接受初選,還說她「不怯戰」,問題是,既然不怯戰,為什還要威脅裁判(黨中央)非延期不可?這不是自相矛盾嗎?而最可憐的是,各派系畏懼總統大權在握,中執會上個個向權力低頭,這是民主嗎?這樣愧對黨員,愧對人民的場面和決議,恐怕和中共兩會的方式差不多好笑吧? 而我們也不相信,蔡英文總統為了反對初選,甚至不惜以退黨相要脅的作法,最後能在這場初選中討到什麼便宜,換句話說,中執會的舉措,一是畏於權勢,二是違反良知,三是昧於形勢,如果耍老千、硬拗可以一再得逞,世上不會有公義可言,民進黨變成民主退步黨,台灣也就不會有前途可言。(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2019-04-10 10:56:57  張志明
 今年3月以來中共不斷的在東亞周邊海域進行干擾性的軍事活動,使得區域緊張的局勢大為升高。中共的強勢作為,主要是為了測試美國對區域國家的保護承諾,如果美國不能反制中共的挑釁,則可能導致失去盟友的支持,那麼美國承諾的保護傘也將淪為空談。而這一次次的美中博奕是否會惡化成美中軍事衝突,恐怕也是東亞國家最為憂心的事。     中共近來的軍事挑釁行動有,3月31日上午11時中共2架殲-11戰機越過台灣海峽中線,並進入台灣西南面空域,我國空軍增派戰機緊急升空攔截後,中共軍機才飛返中線以西。     緊接著在4月1日,菲律賓總統發言人帕內羅表示,今年以來已經發現275艘中共船隻逼近中業島,而該島目前被菲律賓實際控制,菲律賓外交部已經向中共提出抗議。     4月2日,中共海軍3艘軍艦穿越宮古海峽,日本海上自衛隊出動軍艦對中共海軍軍艦進行了跟蹤監視。中共軍艦穿越宮古海峽的目的,可能跟3月19日日本政府決定要研發新型超音速反潛飛彈提高射程有關,該計劃還要把這種飛彈搭載在F-2戰鬥機上,在航空自衛隊上使用。日本此舉,主要是針對中共海軍艦艇能力不斷提高所做的因應措施。     事實上,在中共在東亞近海區域不斷的進行具有威脅性的軍事行動之前,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曾在3月1日訪問菲律賓時表示,如果菲律賓在南海遭遇攻擊,美國將提供保護;而在中共軍機跨過台灣海峽中線後,美國白宮安全顧問波頓則表示,美國要盡全力保護台灣。     反觀,蔡英文總統近期也沒有放棄與中共進行對抗的姿態,早前她借出訪過境美國夏威夷時,與美國眾議院議長佩洛西通話,呼籲美國進一步支援台灣,這這顯然是引發中共不快的因素。而該次殲-11戰機跨越台海中線,也給台灣內部帶來極大的震撼。 其實,台海中線是當年美國為了防範台海衝突而劃設的心理線,我國一直認定是保護台灣的安全區域。共機飛越中線的作法,不僅帶給台灣內部震撼,美國也感受到中共不友善的行為,所以也嚴辭加以警告。     只是,中共近期在東海、南海與台海發力,顯然除了展現強勢的操作之外,他們的背後目的,還是針對日本、台灣與菲律賓的安全向美國發起挑戰。如果中共不斷的以軍事行動,反制美國在東亞的軍事存在,這將會給美國政府提供的保護傘帶來很大的挑戰。 相對的,中共也有意進行對周邊海域進行常態化的軍事行動,所以不管是美、日、台,還是菲律賓是否能夠合作,共同對抗中共的軍事威脅,這不僅攸關台灣的安全,對整個東亞,甚至是世界和平都會有重大的影響。(本文作者為資深新聞工作者)
2019-04-09 11:21:49  蘇進強
國民黨主席吳敦義重新倡議未來將推動與中國大陸簽訂署和平協議,引發民進黨強烈抨擊,知名作家蘇進強為文力挺吳敦義觀點…。   不分藍綠都企求台海和平 國民黨主席吳敦義不久前曾宣示若重返執政,將與大陸簽訂「兩岸和平協議」,引起綠營極盡的攻訐,並亟欲立法加以阻止。但相對於陳水扁在2000年就職演說所提出「四不一沒有」及「兩岸共創和解時代」,乃至以「兄弟姊妹」來形容兩岸關係,並説「兩岸人民缘自相同的血緣、文化和歷史背景」,因此「兩岸一家人應該互助合作,才能家和萬事興」,就職後也不斷呼籲兩岸要共同建立「兩岸和平稳定架構」,而1999年11月6日,時任民進黨主席的林義雄,在黨内召開的「中國政策研討會」,更明確宣示两岸可考慮建立共同市場、關稅同盟、自由貿易區,並強調民進黨願與大陸領導人對話。其實,吳敦義的政治性宣示,與陳、林所言,目的均在維護台海和平追求台灣利益,所不同的只是政黨名稱。   建立互信才能協議,「掃帚對抗」只是民粹   固然,不論是交戰團體的「停火協議」、「和平協議」,或國際法規範的國對國「和平條約」,都有可能因一方的變臉而淪為「槍口前的玫瑰」,並不能保證和平就此到來。畢竟,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更沒有廉價的和平。但是,如果夸言和平卻拒絕簽訂停戰協定或和平協議,豈非拒絕和平?和平協議是否能夠保障和平,也必須談判的雙方共謀、互信才能獲致,而簽署和平協議或停戰協定,其實正是民進黨能夠創造兩岸「善意和解、積極合作、永久和平」的利基,畢竟軍備競賽與軍事對抗都不能確保和平,何況「掃帚對抗」也只是民粹。   接受第一擊,再期待國際馳援?   兩岸分裂分治分立缘於1950年前的國共內戰,雖然自1967年1月後兩岸即無空戰或海、陸實兵交戰,1979年1月1日中美建交後,即連金馬零星的軍事騷擾、心戰喊話等也都停止。但中美戰略的互動,縱使譲台海維持「不戰」的態勢,但兩岸的軍事對峙乃至1996年以來的飛彈危機、演習威嚇,以至於幾已常態化的台海週邊、南海的機艦繞行,甚至中、美、台戰機在空中互尬,而「不放棄武力攻台」更在歷任中共領導人口中不時出現;可見,台海和平不能以僥倖心態或存有引進戰爭「有能力接受第一撃」,再期待國際馳援一廂情願的幻想。誠然,備戰才能避戰,但一旦兩岸啓戰,誰能承擔台灣所受毀滅性傷害?誰又能保證國際會來馳援?   欠缺戰略自信的失敗主義 才會污名化和平協議   簽署兩岸和平協議絕不是國民黨或吳敦義等人的專利,綠營將之抹紅、抹煞為「投降協議」或「賣台協議」,其實是一種欠缺戰略自信的失敗主義使然,損人不利己,進而失去互動的對話空間與話語權。何況,兩岸任何協議在簽署的過程中,要經過多少的折衝、談判?1992年的辜汪會談所形塑的「九二諒解」或蘇起所謂的「九二共識」,乃至ECFA等莫不如是,政治性甚高的「兩岸和平協議」又豈能草率行之?協議內容也不是吳敦義說了就算數,縱使國民黨重返執政,也不能、不可一意孤行,而置台灣民主機制於不顧。從辨證觀點言,如民進黨的有識之士,能袪除意識型態的包袱,發揮追求台海和平以民為主的道德勇氣,表達對簽署兩岸和平協議的正面、積極立場,相信必能為「兩岸共創和解的時代」開啟新的紀元。   先建立信心措施才能簽訂和平協議   根據智庫最新的民調顯示,61·1%的民意不滿意蔡英文的執政表現,而民眾在拚經濟求發財之際,仍期望兩岸和平發展能更加確定、穩定,61·2%民意認為和平協議有助於台灣經濟發展,但多數民意也認為應先恢復兩岸兩會的對話,且簽署和平協議之前應該先簽署服貿、貨貿等協議,從經濟、文化上強化雙方的互信,更有57.8%的民意支持在高雄設立自由貿易區,凡此皆為必要的「信心建立措施」。   另外,53.2%認為和平協議應該與兩岸軍事互信機制相輔相成。59.8%民意認為和平協議有助於台灣經濟發展。值得大陸重視的是,73.2%台灣民意支持、贊成和平協議,應該在國際社會的監督下進行。顯示台灣人民對台海和平「國際化」以求保障的心理狀態,而僅25·1%民意認同民進黨的執政表現,也凸顯了「要和平不要協議」的邏輯行不通了。   追求和平是兩岸共同的目標,更是台灣人民最大的利益,也是執政黨最高的道德,簽署兩岸和平協議是結束兩岸敵對狀況的歷史起點,也是不分藍綠執政者都必須面對的重要課題。一旦兩岸簽署和平協議,必然引起全球的關注,而此一可能的發展,絕對不是「投降」或出賣台灣主權,更不是完全放棄國防,而是不再一味扮演美國在西太平洋「看門狗」的角色、減少無謂的軍備競賽投資,譲台灣經濟再度起飛。(作者為知名作家/新時代智庫總召集人)
2019-04-08 12:47:07  林淑玲
 蔡英文4月6日出席府前音樂會,透過網路動員的上千名年輕人高舉「2020年輕挺英」手牌高呼「辣台派」,有如選舉造勢大會。民進黨去年九合一選舉因施政不力,流失大量青年選票,如今正在全力收復。挺英等於挺綠,挺綠等於挺台派是蔡陣營迎戰2020的主訴求。「天然台」不等於「天然獨」也必將是台灣2020大選亮眼主軸。     台灣2020大選藍綠仍在初選熱戰,民進黨已八九不離十,賴清德很難赤手空拳打敗黨政軍一把抓的蔡英文,接下來只有看賴會不會接受「蔡賴配」而已。國民黨還撲朔迷離,高雄市長韓國瑜要不要選都還不明朗,最新發展,執意徵召韓參選的黨主席吳敦義和朱立倫、王金平都翻臉了。接下來不論是韓國瑜、朱立倫出線,或是吳敦義親征,裂痕都難以彌平。民調殿後的王金平7日赴大甲鎮瀾宮上香時意有所指的提到大甲媽開示往事「沒被提名也要選」,更為藍軍選情增添變數。   根據最近的相關民調,民進黨在蔡政府密集操作抗中獲美國力挺,國民黨內鬥不止不見建樹,且無黨籍台北市長柯文哲氣勢下墜等多重因素交織下,短短不到半年就快速療傷止痛,揮別去年九合一選舉兵敗如山倒的劣勢。去年選前網路流傳台灣第一大黨是「討厭民進黨」,現在未必了,民進黨目前除綠營基本盤的鞏固,已開始有計劃、有步驟、有綱領在收復失落多時的中間、年輕族群票源。白色力量昔日對中間、年輕選民具有一定影響力,柯聲勢走弱後,鬆動了中間選票,蔡英文現在透過「辣台派」訴求絕地大反攻,要趕快再搶回來。     民進黨擅長選舉由此可見一斑,去年11月24日的九合一選舉到現在不到半年,台灣經濟、民生體質並沒有變好,觀光業的起色部份是蔡政府的補貼,還有陸客回流。這幾個月來,蔡政府就靠著對大陸耍狠,以及打擊假新聞等等,走出縣市長選舉狂敗的陰影。以此發展下去,國民黨2020選情是極度不樂觀,遑論是藍軍對民進黨新選戰手法毫無對策,柯文哲想要以中間路線來抵抗綠營用「辣台派」來狂吸年輕、中間選票也有危機。     剖析民進黨操作「辣台派」的手法,是把「天然台」連結到「天然獨」的脫中與抗中。整個對年輕人的文宣都是訴求台灣已「主權獨立」,以仇中為主軸,繼脫中的教科書之後,再度拉高兩岸的分離意識。     在台灣出生的年輕人是「天然台」沒錯,但不代表就認同「台獨」或獨台。「天然台」等於「天然獨」,「台派」等於「獨派」 是民進黨刻意操作的連結與誤導。台灣這幾年來,赴大陸就學、就業尋求發展的年輕人激增,許多台灣青年甩開被綠色教科書強加的意識形態在大陸找到自己的一片天,這代表愈來愈多的年輕人能認清何謂政治宣傳、何謂真實人生,讓自己決定自己的前途,不受到綠營選舉手法的操作。 (作者資深新聞工作者)
2019-04-07 18:42:35  齊楚
    在太陽的光芒都被韓流搶奪之下,國民黨的太陽仍然力爭上游,他們把目標放在搶奪民進黨的神主牌上,即反中牌與反核牌。     首先是吳敦義在接受媒體專訪時說,未來國民黨若執政,經過兩岸折衝,國民黨政府就有權力「依照兩岸人民關係條例」與對岸洽簽兩岸和平協議。吳敦義一改過去堅持「九二共識、一中各表」的保守兩岸路線,走向被認為較為激進的親中路線,顯然是針對民進黨第一張反中的神主牌而來。兩岸關係從2016年民進黨重新執政之後,由於民進黨不接受九二共識,變成是大陸談判的拒絕往來戶。     民進黨政府在兩岸政策前進無門之下,為了不在兩岸議題上失分,反而採取反方向的抗中政策,過去3年不斷的透過「轉型正義」的手段,操弄反中的政策,尤其是在九合一選舉失敗以後,更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例如,「習五條」出現之後,蔡英文在5個小時之後立即回應說,中國大陸的「九二共識定義便是一個中國、一國兩制」,她不承認有九二共識,也不接受一國兩制,並重提了「四個必須,三個防護網」,使得兩岸的政治分歧更為擴大,兩岸的政治關係仍然是凍結在歷史的進程之中。     而讓兩岸關係更可能走向嚴重對抗的是,蔡政府放手操作戰爭牌。包括蔡英文接受CNN專訪時說:「來自中國的威脅,要把軍事準備做到最充足」;蘇貞昌說:「和平協議會換來戰爭」,他還以當年英國首相張伯倫和希特勒簽署和平協議,希特勒轉眼就發動戰爭做類比。他還說若兩岸開打,「有隻掃把,我都拿起來,絕不投降」。他更誇張的自比二戰時期的英國首相邱吉爾說:「為了守護家園,戰海上、戰海灘、戰街道,我們絕不投降」。     民進黨開始學習以往北韓最會操作的戰爭邊緣論,不怕在兩岸燃起戰火,這是因為1996年台海飛彈危機給李登輝在總統選戰中贏得絕對的勝利,讓民進黨一直相信操縱戰爭邊緣論,絕對有利於民進黨的選情,但是戰爭若不慎真的被點燃,那麼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兩岸必然要同受害。     在這種危機意識之下,吳敦義拋出簽署兩岸和平協議,就是要以和平來破解民進黨的抗中與戰爭牌。     事實上,2005年「連胡會」首度提出簽訂兩岸和平協議的主張,主要是大陸針對當時陳水扁執政不斷追求台獨主義的應對構想,一方面是祭出美、中「共同管理」台灣的策略;一方面又釋出兩岸可以簽署和平協議的提議。而大陸在主張簽署和平協議之時,卻又沒有放棄對台使用武力,大陸對台採取把「武力與和平」雙向戰略操作的作法看似矛盾,其實是依照國際社會追求和平與安全的制度化作法而來,亦即大陸既希望兩岸簽訂和平協議用以維持台海和平,又必須以武力做為確保台海和平的工具,才會實現兩岸的永久和平。     吳敦義打破過去保守的兩岸政策,接受兩岸和平協議的主張,除了是因為韓流已經打破國民黨害怕被染紅的微妙心態之外,大陸過去推出的惠台措施,也改變了台灣人民對大陸的情感認知,這也是引導保守的國民黨太陽跨步接受和平協議的重要因素。     在國民黨主席吳敦義大跨步接受兩岸和平協議之後,朱立倫不落人後,也改變過去他反核的立場,很明顯的是學習吳敦義劍指民進黨另一張反核的神主牌。     事實上,朱立倫由於過去擔任新北市長,所以一直站在反核的立場上。例如,他曾支持2025年非核家園,也曾說無法處理核廢料憑什麼用核電;他在任內還全面卡死核電廠的乾貯計劃等。     但是,隨著反核的浪潮退燒以後,國內擁核的主張已經越來越能被人們接受。就以去年所進行的以核養綠公投案通過來看,公投通過代表反核已非主流民意,至少有近600萬人投票支持使用核電。     朱立倫在民調不敵韓流,黨內又有其他兩個太陽具有強烈的競逐之心,讓他不得不拋出更為激進,也更具主流的議題,擁核的主張除了可以破解民進黨的反核神主牌,也讓這項可以受到高度討論的議題,帶動他在媒體的能見度與網路聲量。而他在最新民調能夠勝過柯文哲,顯然擁核牌生效,起碼讓人看到朱立倫有擔當的一面,這比柯文哲凡是假掰、無俚頭要強一些。政治風向一倒,自然他的支持度就會增加。     只是,朱立倫打出擁核牌之後,他如何表述「可以接收啟用核四」的態度,在方式、途徑、甚至一個較完整的能源政策與論述方面,仍需要強化說法,否則難免會流於空包彈、政治話術的批評。     在三個太陽之中,雖然吳敦義的民調最弱,但就整體的戰力來看,最弱的恐怕還是王金平。他雖然去年九合一選舉輔選韓流有功,讓他激起競逐總統大位的雄心壯志,但是他的輔選範圍畢竟只是侷限於高雄市,走出高雄市到底有多少支持度,就以旺旺中時都不把他列入民調評比來看,顯然他是不被看好。     再就王金平的競選口號來看,他喊出的口號與參選表態,也是最為薄弱。例如他說:「我若當選總統,只做一任4年」,逐一解決國家重大問題,將大環境處理妥當,讓中華民國繼續生存發展後,就交棒下一代,「我想,屆時韓市長就很有機會一展長才,為國家服務」。     這種把只做一任,並明指要交棒給韓國瑜,間接跟韓國瑜要九合一選舉時的人情,很多人應該難以苟同。尤其是他說「解決國家重大問題」,以一任就想解決問題,怎麼可能?這種語意不清,更難激起選民的認同,即使他想拉韓國瑜墊被,加分的可能性恐怕也不會高。     尤其是明年的總統大選,在政治戰要高於經濟戰的前提下,空有經濟口號,已經無法激動人心,何況是空洞的口號,就更無法獲得選票。所以,當吳敦義、朱立倫都已經走向更為激進的爭奪民進黨的神主牌,但是王金平還在那不知所以然,想要獲得廣大民眾的支持,機會就更低。即使他曾強烈抗議二階段徵召的初選辦法,但是形勢比人強,作為一個弱勢的參選者,但是又何奈?     所以,在太陽還在打亂仗之下,即使韓國瑜如王金平所說:「韓才上任兩個月就說要換跑道,恐對高雄選民交代不過去」,而就此留在高雄市拚經濟,他最後也只會淹沒在選舉的政治煙硝中,消磨掉韓流的威力,也可能失去照拂國民黨候選人的熱力,這對國民黨的選情絕對是大大不力。所以,為了國民黨重返執政之路,韓國瑜除了參選,已經沒有第二條、第三條路可走。   (作者為資深媒體工作者,本文原刊登於祖國雜誌4月號)
2019-04-07 18:39:43  齊楚
 國民黨到底應該由誰出戰2020年總統大選,目前是黨內的太陽戰成一團,但是國民黨之外不管是挺韓、拱韓或黑韓的聲量,卻大大超過任何一個太陽的動作,形成太陽雖爭霸,但韓流不出,誰與爭鋒的滑稽景象。那麼這股從去年九合一選舉至今仍然高燒不退的韓流,最後到底能否代表國民黨逐鹿中原,從各種面向來看,韓流出線最後必然也是一種宿命。     事實上,從316立委補選民進黨守住新北和台南兩個深綠基本盤的席次以後,國民黨太陽想要搭韓流便車的可能性已經大為降低,那次選舉結果不僅顯示出韓流無法轉嫁,也不具有可替代性,國民黨的太陽想要共享韓流的機會顯然已經趨零。所以,韓流不出,國民黨想要在2020總統大選獲勝,看來也已經不會有必勝的把握。     何況高舉「務實台獨」的前行政院長賴清德也已經在318登記參加民進黨總統初選,賴神的威力不僅高過國民黨任何一位太陽,在登記以後,賴神更是直指韓國瑜是「百年不遇」的政治奇才,說他能夠在兩、三個月內就翻轉高雄簡直是神話,顯然賴神已經把2020年對戰的目標放在韓流身上,這種「強強對戰」的形勢一旦形成,不僅蔡英文要讓位,國民黨的太陽恐怕也只能靠站了。     再來看韓流高燒不退的現況,就以旺旺中時3月份所做的最新民調來看,柯P支持度雖然高,但仍不敵韓國瑜,且差距逐漸拉大到近10%,而且還被朱立倫首度超車,落後5%。儘管柯P不斷賣萌博版面,可惜政績乏善可陳,一度被稱為「台灣最大尾」的柯文哲,已經掉漆,民調攀升不易,未來如果再被人趕超過去,也不令人意外。     而如果國民黨提名韓國瑜與蔡英文PK,韓的支持度高達50.4%,蔡僅獲23.1%,慘遭滑鐵盧。若綠營改派賴清德應戰,「賴神對上韓流」仍敗下陣來,韓遠勝賴21%;至於朱立倫不論對上蔡英文或賴清德,也都至少領先18%。     至於柯文哲若參選,是否有機會循去年底北市三腳督而漁翁得利?民調顯示,在韓國瑜、朱立倫、蔡英文、賴清德這4人的排列組合下,民進黨都墊底排第三,支持度均未超過1成6,而在「朱、柯、蔡」的組合下,蔡的支持度慘到只剩12.2%。顯示韓國瑜若參選,柯文哲是「總統夢碎」,也會斬斷蔡英文的連任之路。     在民調之外,若從選舉結構來看,台灣明年總統大選將會是一場政治戰重於經濟戰的選戰,參選各方除了比較誰能拚經濟之外,更重要的是比賽誰能在政治戰役中闖過更多的關卡。特別是在執政的蔡政府不斷的丟出破壞兩岸關係氛圍的議題之下,沒有足夠的情商,只想靠著傳統的政黨組織戰,國民黨想要贏得勝選的可能性會越來越困難。丁守中大意失荆州的例子,絕對可以當成國民黨選戰的教科書,沒有創意的選戰策略,絕對吸引不了選民的關注。     再以目前國民黨幾個太陽的實力來看,民調支持度最高的朱立倫,他即使有高聲望,也有優質的家世、學識背景,還有深厚的縣市首長執政經驗,但是就是缺乏一些創新和創意,無法捕捉媒體的眼光,他變成是一個空擺設的花瓶,如果真的代表國民黨出戰,恐怕看不到亮麗的演出。雖然,朱立倫目前的民調稍微領先柯P,但是他看不出爆發力,這種小贏柯P的景象能維持多久,還是難以樂觀期待。     就以他到美國美國取經為例,整個行程很少在媒體上曝光,唯一比較亮眼的一次,卻是站在彩虹旗下仰望的照片,這個間接表態支持同運的動作,其實對藍營的群眾來說並不討喜,因為去年公投同運相關議題,藍營群眾大多是支持反同運的立場,也處處可以看見他們揪團反同運的宣傳,朱立倫不站在藍營大部分反同運的陣營這一邊,卻去跟蔡政府搶奪相對少數支持同運的旗幟,這樣的政治判斷,如果由他代表國民黨參選,真的會讓人捏一把冷汗。     再從朱立倫從美國帶回來的經文,就像他說的,台灣經濟要起飛,一定要從「新創經濟、文化經濟、生活經濟」等三方面著手,才能走出一條新的路。這句「新創經濟、文化經濟、生活經濟」的口號,雖然他聲稱是前往美國矽谷參訪13家與台灣有重要連結的企業,並在當地分別和科技人、留學生、工程師、創業成功的企業家、僑胞等聚會座談,才為台灣未來的經濟找出一條新的路,但是台灣的媒體似乎一點報導的興趣都沒有,就連比較支持他的聯合報,也只有短短的三段內容,一點也激不起千層浪。     反觀韓國瑜到大馬和新加坡的旋風之旅,不僅台灣媒體大陣仗的進行報導,當地僑胞也熱切的歡迎他前去訪問,尤其是他獲得多少訂單,更是媒體追逐的焦點,就連農委會主委也要跟他搶功。     兩相比較,可以清楚的分辨,現在台灣大眾關心的是具體的訂單,以及政治首長如何幫人們賺大錢,而不時興一些空泛的經濟口號,朱立倫還活在過去只會跟著喊口號的時代,也難怪空有較高的聲望,卻吸引不了媒體與大眾的眼光,沒有他們關愛的眼神,朱立倫的總統之路,絕對會走得非常崎嶇。     畢竟,明年總統大選這一場選戰,絕不是靠意志就能贏得人民的青睞,丁守中去年參選台北市長的意志最堅強,但是結果只是令人扼挽;今年蔡英文一樣展現競逐連任的意志,但是所獲得的噓聲顯然要比掌聲多,就連民進黨大老林濁水也勸她「應該主動推薦他人參選總統」,否則會把民進黨的立委席次給賠光。     至於朱立倫呢?雖然他是藍營最早表態要參選總統的人,但是至今就感受不了他的溫度,也沒有特別鮮明的競選口號激勵人心,只是站在同溫層,相互擁抱取暖,也難怪比他民調要低得多的吳敦義、王金平都對他當仁不讓,非要比拚到底不可。     但是韓國瑜就不同,他不用出聲,到處就有人力拱他出戰,他的一舉一動都被放大去報導和檢視,他一人展現光芒,也把原先委靡不堪的國民黨帶向復興之路,讓國民黨內年紀再大的大老,也都不再問說「廉頗老矣,尚能飯否」,每一個人都像吃了「權力的威而鋼」,虎虎生風。太陽如此,可以射下太陽的后羿,又怎能不捨我其誰? (作者為資深媒體工作者,本文原刊登於祖國雜誌4月號)
2019-04-06 14:59:09  王崑義
最近台灣公共電視播出一部探討一場無差別殺人事件,延伸出來的幾個家庭間,不同立場、不同參與者故事的電視劇,片名叫做「我們與惡的距離」。由於這個故事可能隨時發生在「我們」每個人的身邊。尤其是當事件發生之後,我們會選擇如何面對,藉由各種問題的探討,十分寫實的把故事呈現在觀眾眼前,所以有著相當不錯的收視率。     其實,不僅是社會的殺人事件會引發社會廣泛的關心,近日發生在蔡英文政府政務官身上的事件,也造成台灣社會的大譁然,讓人不禁也要問,蔡政府的政務官,到底與惡的距離有多遠?   陸委會主委「禽獸說」 掀高度民怨       第一個政務官的例子就是陸委會主委陳明通,由於高雄市長韓國瑜赴港澳、大陸訪問,簽訂了50幾億元的農產品訂單,卻因進入中聯辦招致綠營「賣台」的批評。陸委會主委陳明通在接受媒體訪問時更暗諷,若只為生活吃得飽就好,「跟豬狗禽獸有何差別」。這句「禽獸說」不僅引來韓國瑜回擊怒批,也引發台灣社會的一股巨大怒火,這股怒火直接撲向陳明通身上,讓他不得不兩度鞠躬道歉。     陳明通道歉之後,雖然事件已然落幕,但是蔡政府任用的政務官,終於被批評眼中只有權力,卻看不到人民處在低薪環境,每天極度掙扎在追求溫飽的日子。尤其是陳明通能在陳水扁政府和蔡英文政府任內,兩度擔任陸委會主委,整日坐領高薪,卻把供養他的底層人民視為「禽獸」,這樣的政務官不免要讓人問說,與惡的距離有多遠?     第二個政務官的例子是前法務部長、目前也是前總統府國安會首席諮詢委員邱太三,因為捲入名醫逃漏稅5億元案關說疑雲,已經向總統請辭獲淮。法務部長涉及關說,原本就是事態嚴重,身為全國最高法務部門,監督檢察、調查、廉政、矯正等重大業務。如果涉嫌違法,不僅要追訴到底,還不該只是辭職了事。尤其是人民對司法部門的道德期待甚高,過去國民黨的黨國大老林洋港就曾經有一句名言:「司法就像皇后的貞操,不容懷疑」。而前法務部長蕭天讚,馬王之爭時的法務部長,均因涉及關說而鞠躬下台。     事實上,邱太三在擔任法務部長時,因為不肯執行死刑,已經遭到社會質疑他配合蔡政府政策的執行能力有問題,沒想到他辭去法務部長之後,竟然又被蔡英文延攬到國安會擔任首席諮詢委員,反而跟總統的距離更近。如果最後他確實涉及司法關說,那麼是否也要牽連到蔡英文被質疑與惡的距離到底有多遠?     這就是蔡政府所任用的政務官,看似都是屬於「菁英階層」,其實這些所謂的菁英,很多人都是因為跟對派系,只要政治正確,讓他們不管是否有能力、有作為,永遠都可以佔領高位,永遠都是那一群人在那裡玩起大風吹的搶位子遊戲,這就養成了他們看不到底層人民生活在「追求溫飽」的困境裡,反而把他們當成「禽獸」般看待。這就讓人更要問,他們與惡還有距離嗎?一個被認為跟惡沒有距離的政府,也難怪去年九合一選舉,台灣要掀起一股「韓流」,吹得蔡政府冷吱吱。   敗選沒痛感 繼續敵視人民       但是,蔡政府在選舉中新敗之後,並沒有徹底痛改前非,仍然繼續玩他們的搶位子遊戲,這就讓他們雖遭失敗,卻沒有痛感,以致讓他們繼續在高位上敵視人民,特別是敵視那些為人民拚肚皮的藍營市長。選後的韓國瑜沒有停下腳步,繼續展現他的拚勁,除了到新馬拚經濟之外,還風塵僕僕的趕往港澳與大陸拚訂單。     這樣為人民拚命的市長,竟然被暗諷為「禽獸」,也難怪韓國瑜要還擊痛批說:「一個政治人物、政黨得到了選民的選票,手上拿到了權力,卻沒有一心一意為民眾打拼、為民眾謀求最高福祉,這樣的政黨及政治人物,只顧自己吃香喝辣、能撈就撈、能貪就貪,這樣子才像禽獸」。他更痛斥,把知識拿來維護官位,昧著良心講話,「書是讀到狗的肚子裡面了嗎」?     韓國瑜的憤怒可想而知,他必然感受到這樣一位不與惡做出距離的政務官有多討厭,但是討厭歸討厭,只要政治正確,他們還是可以不用辭職,還是可以好官我自為之。     只是,這種憤怒已經不僅是普遍存在藍營的政治人物與群眾裡面,連綠營的有智之士也看不慣,紛紛為文批評蔡政府的政務表現得「官荒腔走板」,也認為蔡政府的任用的政務官只會鬧笑話,尤其是綠營人士也普遍認為,蔡政府用人不當的結果,應該是蔡英文執政近3年來,滿意度直直落且難以回升的主因。     所以,去年「討厭民進黨」是台灣的最大黨,今年「討厭蔡政府」已經成為台灣全民的共識,而這個共識也正在形成一股全民共同的怒潮。如果蔡政府再這樣繼續把追求溫飽的底層人民看做「禽獸」,明年這股怒潮必然要衝垮這個不與惡劃清界線的政府。(作者現任台灣國際戰略學會理事長、教授)   
2019-04-05 19:43:41  郭勝恩
編按:民進黨嘉義市立委初選開始網內互打!隨即引起地方上話題不斷。 本月三日,一名自稱嘉義市民的鄉民Keimar在PTT實業坊發文強烈攻擊登記挑戰現任立委的市議員王美惠,該名鄉民還向大家自我介紹叫做「寶特瓶」,而「寶特瓶」全篇發文明顯是在「尊李貶王」。 該項推文一出隨即引來一片噓爆,鄉民awheaton311說: 「嘉義人來噓啦,李超爛,王好多了」,另一名鄉民juhee「推」說:「鄉民別再嫌了,陳佳慧小公主這篇的文筆有進步了」。 嘉義市立委李俊俋尋求三連霸,爭取黨內提名就受到三位同志的挑戰,起步似乎不太順遂,此時網路自稱「寶特瓶」者立刻拔刀相助,除了對李俊俋讚譽有加,當然也酸言冷語攻擊其他三人。「寶特瓶」袒護李俊俋,暗箭傷人的招式,顯然和先前網路「小公主」的手法雷同,當時外傳言之鑿鑿影射「小公主」就是李俊俋的牽手陳佳慧,但也有人嗤之以鼻,直呼哪有可能?只是緊要關頭總會出現這種見不得陽光、偷雞摸狗的「宵小」,且與李俊俋似有牽扯,難免引人遐想。 早先,行政院雲嘉南服務中心前副執行長徐文志曾掛出賀年看板,好像有意測試水溫,問鼎市長寶座。徐文志是嘉義市小英之友會會長,對蔡英文當選總統功勞不小,徐文志剛跨出一小步,馬上遭受網路「小公主」的誣衊撻伐。 「小公主」直言徐文志是綠營大老陳明文刻意安排的棋子,想要取代不聽話的市長涂醒哲,方便日後上下其手;「小公主」還說徐文志根本是「綠皮藍骨」,曾與藍營的前市長黃敏惠暗通款曲,在湖子內區段徵收大炒地皮。無風生浪的惡意誣陷中傷,已經嚴重誹謗徐文志的名譽。 徐文志循法律途徑提告,赫然查出網訊來源與李俊俋的國會辦公室有關,儘管「對象」呼之欲出,但司法卻以不起訴結案,當時李俊俋還指責徐文志浪費社會資源,隨後「小公主」是李俊俋牽手陳佳慧的傳言就不逕而走,因為徐文志想進軍市府的念頭與早對市長寶座魂牽夢繫的李俊俋相「衝突」,陳佳慧「代夫出征」似有蛛絲馬跡可循。 傳聞繪聲繪影,有人則為陳佳慧叫屈,以陳佳慧博士學歷,又是國立大學教授的高度,怎麼會是搬弄事非「見不得人」的咖小?但是「小公主」躲在幕後的宵小行逕,依舊飽受側目與非議。 這次李俊俋爭取黨內提名,自認兩任立委的優異表現,竟然面臨深獲民意肯定的市議員王美惠、擁有雙博士學位的前市議員黃盈智及前議長林承勳女兒林柏妗等三人挑戰,尤其王美惠的高民意聲勢更直逼李俊俋。無獨有偶,類似「小公主」的網路宵小又適時出現。 自稱「寶特瓶」者在網路發言,先對李俊俋的「假想敵」王美惠大肆抨擊,似是而非直指王美惠受到陳明文挑撥操弄,才生出想選立委的大頭夢,把王美惠批到一文不值,連黃盈智與林柏妗也未放過,指黃與林有涉及賄選和黑道老大的父親;說三道四,無異是要他們秤斤論兩,早點洗洗睡。「寶特瓶」當然還對李俊俋大吹大擂,是不可多得的人才,是最適任的立委人選,立委非李莫屬。 李俊俋表現如何,選民自有論斷,更何況黨內初選才剛揭幕,協調不成,就由民調定輸贏。民主貴在民意做主,假如只會讓透過躲在暗處的網路褒己貶人,伎倆一旦遭識破,勢必被民意唾棄,「寶特瓶」此舉反而害了李俊俋。 為何「石頭」橫阻李俊俋面前時,就會有「小公主」及「寶特瓶」適時出手扮演「毒角色」相援,如果李俊俋完全「狀況外」,與他們毫無瓜葛,應該厲聲譴責,喝斥他們不要再幫倒忙了!
« previous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next »
洞傳媒系統公告Announcement
33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