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傳媒│洞傳媒
<<時事評論>>  雙子星大樓世紀標案紛擾餘波盪漾 政府誠信備受考驗
2019-03-10 14:59:30  夏五

雙子星大樓世紀標案紛擾餘波盪漾

政府誠信備受考驗

 

由台北市政府捷運局主辦的雙子星大樓聯合開發案終於在去年底由香港商南海發展公司與馬來西亞馬頓集團國際團隊獲勝,順利產生最優聲請人,但是近日有特定媒體和民代一再質疑港商南海是否為外資,經濟部投審會遲遲不敢決定,引起台北市長柯文哲強烈不滿。

 

另一方面,南海馬頓團隊人士指出,這項「世紀開發案」亦在考驗著政府誠信問題,他說,台灣近年投資環境評等一再下滑,此一開發案又發生任何變數,將導致投資環境日益惡劣,景氣更雪上加霜。

 

萬眾矚目的雙子星大樓聯合開發案,終由外資南海馬頓團隊得標,媒體將焦點放在是否有中資介入,南海馬頓集團則強烈懷疑背後有人「搞鬼」,意圖拉下南海馬頓優先聲請人資格,依順位遞補,並以底價得標。

 

投標前刻意造勢,業界指係股市慣用手法

 

地產界人士指出,參與雙子星競爭落敗的大陸台商藍天電腦宏匯建設團隊,自投標起始,即高調宣傳自身純台資的資格與「超強」的財務能力,後來卻令人驚訝地以底標的價格參與投標,花費龐大備標成本卻以似乎不打算得標的低價投標,令人匪夷所思。

 

該位人士指出,藍天宏匯團隊不尋常的投標策略凸顯出兩種可能:一、財務難以支撐該項開發案,當初高調參與投標,根本是股市常見的宣傳造勢手法,目的也可能是在嘗試扛住江河日下的股價,又或挽救其在大陸投資事業的頹勢;二、藍天宏匯陣營天胸有成足,自認已透過先期運作取得市府有力人士的承諾,才膽敢以絲毫不讓利的底標試圖僥倖闖關。

 

他說,還有另一種可能是,藍天宏匯團隊自認成本計算非常精準,放眼四方,應該不致有其他投資者敢於參與投標,所以用底價搶標。 

 

該名人士指稱,由於開標前有關「勾結」的傳言甚囂塵上,雖然該案最終由外資南海馬頓團隊得標,但是未開標即傳聞不斷,早已引起政風、檢調的注意,悄悄介入調查。

 

南海馬頓團隊人士指出,依據北市府西區門戶計劃C1D1聯開案標單規定,投標廠商必須提出計劃出資興建,並針對雙子星兩棟大樓產權作出讓利分配,產權讓利越多分數越高,作為標案第三階段價格標的競標分數評比,由得分較高廠商取得最優聲請人資格。

 

雙子星大樓招標考驗政府誠信

 

知情人士表示,假如藍天宏匯先一步攻擊對手的策略得逞,令對手連第一階段的資格標都過不了,然後在第二階段規格標分數達不到80分的話,藍天宏匯即可以獲益最大的底標價得手,然而政府卻必須蒙受巨大損失,更要承擔外界有關內神通外鬼等暗藏玄機的誠信風險。

 

此次雙子星招標案競標過程頗稱曲折。另有地產開發界人士指出,外資團隊為避免引發任何疑慮,一開始即完全恪遵標規細節規定,並以精心的設計規劃、專業的團隊陣容、和堅強的財務能力取得最優聲請人資格,既終結此一世紀標案的再流標,也維護了台北市政府與國家門戶的顏面。

 

這項歷經12年、5次流標,期間還發生諸多弊案的台灣史上最大商業不動產開發案,日前終於塵埃落定,出現曙光,預計於2025年完工落成。

 (本文作者為自由作家)

其他人正在瀏覽
2018-02-18 14:12:53  作者 / 郭勝恩
民進黨嘉義縣長黨內初選正戰得如火如荼,最近嘉義縣小英之友會寄出的新年賀卡赫然夾帶參選人翁章梁的文宣,多數人認為小英之友會厚此薄彼,自失公正立場;其實稍稍了解根本不足為奇,因為小英之友會會長是立委陳明文的夫人廖素惠,陳明文力挺翁章梁,廖素惠當然不管另一黨內參選同志張明達是否會質疑蔡英文的「名器」被私用,先「夫唱婦隨」再說。 陳明文希望翁章梁勝出,除了善用中央人脈輔選翁章梁外,更親上火線,在電視政論節目及網路媒體全力推銷翁章梁,翁章梁陣營也不斷攻擊對手議長張明達;只是翁章梁被視為陳明文「代理人」的包袱一直卸之不去,張明達的氣勢不減反增,翁章梁則捉襟見肘。   雖然是黨內初選,但為了爭取出線,立場應該公正、超然的嘉義縣小英之友會也「適時」扮演「循私」的角色。在最近寄出的新年賀卡中,除有總統蔡英文「幸福共好」的紅包,竟還夾帶翁章梁的宣傳文宣,意圖昭然若揭,只是不少會員收到後陸續將訊息傳到張明達陣營,為張明達抱屈。 這場黨內初選,基於本是同根生,嘉義縣小英之友會應該一視同仁,不管夾帶翁章梁文宣是故意或「誤植」,張明達文宣未被同時放入是否為無心之過,但此舉難免令人質疑有意讓翁章梁趕搭蔡英文「公器」的「順風車」,製造翁章梁與蔡英文「同屬一體」的表相,重翁輕張的「假公濟私」立場確實有待商榷,然而小英之友會會長廖素惠是陳明文的「內人」,小英之友會「主動」肐臂向內彎,似也純屬人之常情。 台灣有句「死蛇活尾巴」的俚語,蛇死後,尾巴依舊能奮撐甩動數小時之久。小英之友會的「犯規」是不是蛇尾巴表徵的招數之一,能否對翁章梁的選情有所助益,或者適得其反,真的耐人尋味!(圖片取自網路)
2019-03-16 12:04:21  林淑玲
現年78歲的王金平爭取中國國民黨2020提名,風塵僕僕南北奔波。支持度遠遠落後在韓國瑜、朱立倫之後的他,到底做何盤算?台北政壇傳得風風雨雨。他看來不像選假的,被問到是否願意當副手隨之勃然大怒,也向熟識友人打包票他一定會贏。真真假假,有如台灣天空上的一團謎霧。  台北政壇傳聞,王金平這次爭取國民黨提名的「秘密武器」,便是退出江湖已久的李登輝前核心幕僚蘇志誠。蘇在李登輝任內曾擔任李辦公室主任,兩人親如父子。1988蔣經國逝世,李繼位前,國民黨內主流、非主流驚濤駭浪大鬥法的「二月政爭」時期,蘇志誠曾與宋心濂、宋楚瑜被稱為「兩宋一蘇」。現在要找到比蘇更了解國民黨宮鬥手法的可能不多了。對於蘇志誠替王金平操盤的說法,雙方都沒有證實。蘇也只淡淡對記者說,他現在忙著帶孫子。  78歲的王金平要拚朱立倫、吳敦義,還要有把握贏,技巧非比尋常。  拆解王金平的手法,若真的如他所願,就是全靠技術操作。2020大選國民黨拍板的遊戲規則是「三七制」,三成黨員投票,七成民調。王金平縱橫政壇數十年,對黨員票甚具信心,之前盛傳還有一波入黨潮,背後似有為2020操作的痕跡。若是王金平、吳敦義、朱立倫三人拚黨員投票,朱立倫最不利,王和握有黨機器的吳敦義有得拚。最近跡像顯示,吳可能不選2020,若是如此,王在黨員票上將有很大優勢。  在國民黨初選的民調方面更是詭譎。民調是開放的,若是親藍選民接到電話,可能支持最有勝選可能者,若是挺綠選民接到電話,那勢必是圈給國民黨最弱的候選人。若是王金平與朱立倫競逐,王民調不排除高過朱。據指出,王金平對初選甚有信心的理由之一,便在於,他在黨員票有優勢,民調的部份,綠營支持者會為他灌票。  所以,從這個角度來解析,王金平最近的兩岸論述何以偏離國民黨軌道,即可找到答案。  王金平黨內初選的訴求有很大一部份是要爭取綠色選民支持。例如他引述南非前總統曼德拉的話,將大陸比做敵人,且宣稱要找新名詞來取代九二共識。儘管他最近接連會晤深藍色彩的台灣大學政治學系教授、孫文學校總校長張亞中、新黨主席郁慕明,做出要爭取深藍支持的態度;但值得注意的是,王金平並沒有鬆口移動兩岸論述,甚至連國民黨中央所定調的九二共識、一中各表都沒說。他受訪時直言,不對九二共識表態是因為有人有意見。  國民黨初選近期因吳敦義拋出有可能徵召韓國瑜而起了變化。但其中還隱含很大的變數,第一個變數是,吳敦義所謂的「徵召」是初選中?還是初選後?若是初選中,等於是廢掉三成黨員投票,七成民調的「三七制」,改徵召。徵召也要有依據才能服眾,如果是根據民調高低來決定徵召,不就等於全民調?又回到綠營也可以操縱民調,來讓國民黨強手落馬。若是初選中的徵召無異全民調初選,唯一的差別是黨中央可把沒登記參選的人(韓國瑜)也納進來。  如果是初選後徵召,推翻經過初選產生的候選人另徵召其他人,便是2015換柱2.0了。這必須要所有參與初選者都同意,否則一定內戰,吳敦義若強行決定,辦公室鐵定被掀桌。朱立倫13日已表態,不接受初選後的徵召;黨內中生代意見領袖、立法院黨團總召江啟臣14日受訪也反對。由於換柱傷害太大、太深,朱立倫迄今還在療傷止痛,綜合黨內的意見,幾乎還沒人表態挺換柱2.0的版本。  第二個變數是,2015換柱時,洪秀柱雖號稱是「深藍教母」,但在黨內很弱勢,當時如果不是其他天王都無意參與2016大選,第一輪也輪不到洪秀柱被提名。由於洪秀柱的弱勢,當黨內做成換柱決定,不費吹灰之力就把洪拉下來。如今要爭取2020的太陽,不論是朱立倫或王金平,都是一方之霸,吳敦義要硬衝的可能性很低。而且吳要徵召的對象是韓國瑜,韓的個性很講義氣、惜情,這從他2018九合一選舉到處站台,唯獨避開台北市,不想衝撞到對他有提攜之恩的柯文哲即可得知。若黨內為了吳敦義硬要徵召打成一團,韓應該也不會上車,而與王金平、朱立倫撕破臉。  因此,徵召韓國瑜選2020成了韓粉眼底遠方的玫瑰,看得到,未必能實現。王金平也是看到這點,對自己的選情依舊信心十足。然而,王金平若被綠色選民拱上去,搶到國民黨提名,不就等於對民進黨放水?只是現實上,縱使蔡英文、王金平、柯文哲三人賽局中,最有勝算的還是柯,而不是與王關係不錯的綠營。  王金平參選所為何來?大家還是好奇,難道只是想再拿一次立法院長的位子?沒那麼單純吧!(本文轉載自《中國評論網》)
2017-07-07 18:45:18  劉治強
    (圖片取自網路聯合報社論)    小英總統日前與高中生對話,嘉義市代表嘉華中學學生對嘉義市鐵路高架化提出質疑,被  聯合報15號社論摘錄。這本是高  中生個人向小英總統講的內心話,卻遭到嘉義市政府發新聞稿重批,指出高中生的見解否決市民30年的期望。許多媒體更一  字不改的披露,相信這名高中生肯定像犯下滔天大罪一樣寢食難安。當小編瞭解整個來龍去脈後,對這名高中生百般憐惜,   咱們施政滿意度民調連續墊底的涂醒哲市長,何苦將這名高中生塑造成嘉義市民的公敵。我第一個就會站出來反對。      仔細研讀聯合報社論,文章是這麼說的:「一名來自嘉義的高中生問到當地的前瞻計畫,就幾乎令總統答不出話來。這名    嘉華高中的男生問道,嘉義市在前瞻計畫中獲得「鐵路高架化」的建設項目,但是嘉義市區的隔閡,主要是阿里山森林鐵  路的平交道所造成,而非台鐵的問題;至於其他陸橋跨經之處,並不會有很大的壅塞。他質疑,台鐵高架化是不是嘉義真實  需要的建設? 這名高中生,僅憑他在嘉義生活的經驗,即能分析出嘉義的交通癥結是受制於阿里山森鐵的因素遠大過於台鐵,也因此,他覺得現有陸橋已足以紓解壅塞。在這種情況下,交通部官員硬要塞一個「鐵路高架化」的建設給嘉義,究竟在解決誰的問題,在滿足誰的需求?這個總金額二七五億的高架化經費,若能讓嘉義用在其他更迫切的項目上,豈不是更好? 當天,蔡英文並無法針對這名高中生的質疑作出有效澄清,她僅含糊答稱,嘉義市的都會化程度,符合政府的優先順序,所以政府要用高架化來縫合該市被鐵路一分為二的市區云云。可見,總統並未聽進「阿里山森鐵」這個關鍵詞。未來台鐵高架化完工後,嘉義市除將扛下更多債務,市區的交通瓶頸是否從此消除,仍難斷言。」 高中生似乎提出嘉義市東西交通的隔閡是「阿里山森鐵」的見解,並不是反對,他只是質疑嘉義市鐵路高架化,真的是嘉義市需要的建設嗎?畢竟「對症下藥」才能真正解決嘉義市的問題!   小編今天想要說的,不是高架化的問題,而是涂醒哲市長如何面對一名高中生在小英總統面前「吐嘈」他可能藉以「鹹魚翻身」的重大建設。結果阿涂市長真的按耐不住具「亞斯伯格天賦」的特質,15號當天下午就發新聞稿重砲回擊聯合報。 新聞稿指出:「媒體應拿出專業,在下筆前先做查證的工作,而不是以濫竽充數的社論,洗臉嘉義市民。」 又說:「媒體僅以一高中生的看法,不去查證,就作評論,打臉嘉義市民三十年來的期待,過於膚淺;這不僅引起嘉義市民的不滿,也傷害了這位高中生,身為媒體人,下筆需謹慎。」 小編在此也不是要論述聯合報與涂醒哲之間的恩恩怨怨,雖然新聞稿已刻意閃過對高中生的二次傷害,卻還是將罪惡的炭火加在聯合報的頭上,可是稍有知識的人難道看不出涂市長的借刀殺人嗎? 其實整編新聞稿最重的話是這句:「一位高中生的見解否決30年市民的期望」,說實話,沒那麼嚴重,就我所知,假如鐵路能地下化、不用自籌款,那個白癡市民會同意高架化,至少我就不期待高架化,我的質疑與高中生一樣。 但由這句話看得出涂醒哲是一名標準的酷吏,毫無同理心、缺乏仁愛之心,實在看不出示一位具有民胞物與胸襟的醫師。看看他在議會答詢議員高高在上死不認錯的態度,即可知他的個性是豈容百姓說三道四,何況還是一名高中生!唉!小編是住錯地方還是選錯人?喔!對不起我沒投票給阿涂!我不必向嘉義市民道歉!該道歉的是當初只想著讓國民黨倒台將票投給阿涂的人!
2017-11-17 20:23:13  作者 / 劉治強
市府組織改造案違反程序送預算,市府緊急申請召開臨時會尋求『解套』,開議首日『砲聲隆隆』。黃秋澤議員:涂是滿口「白七話」的市長,提議撤銷;張榮藏議員:「最無能」的市長;蔡永泉議員:錯了趕快改,不要再辯解,議會不是市府「立法處」;張秀華議員:建議完全未被採納,反對組改案;鄭光宏議員:有共識不是同意違反程序,蕭淑麗議長為市府設想,涂市長卻「恩將仇報」,把責任推給議會;廖天龍議員就教過市府秘書長、財、主兩長,涂市長充耳不聽建議一意孤行。涂市長被問到「啞口無言」,卻只抱歉不道歉,預估組改案真的要GG了!   涂醒哲市長雖已是「涂伯伯」了,人老心不老,具與時俱進的上進心,想要提高市府團隊行政效率,一心急推組改案,雖被多次退回,仍不死心再接再厲。議長蕭淑麗為讓市政建設順利進行,積極協助召集多位議員與市府團隊三次座談會後,總算取得共識,可望通過組改案。 可是,經過三個月,定期會召開在即,市府異想天開逕將未送三讀的組改案併年度總預算函請審議,因不符程序被程序委員會退會。自以為是的「阿涂伯」,強渡關山不成緊急向議會申請召開五天臨時會專審組改案。   府會經三次座談會雖有共識,走完法定程序連三歲小孩都知道的事,市府卻「偷渡」。開議首日面對議員的質詢涂市長依然老神在在直指誤會,並有意將責任推給議會、議長。鄭光宏議員出示市府函文內容意指,經議長裁示,「年度預算案依新規劃之組織編制案籌編」,此話顯然是要陷議長於不義,鄭光宏強調,當時議長並沒有說可以「不走程序」! 小編原設想,既然多數議員有共識,應該會順利三讀。可是由臨會首日的議事堂氛圍來看,組改案恐怕又要「夭折」。議事規則雖是多數決議,多數共識並不代表24位議員都有共識,加上市長自以為聰明的粗糙操弄,既得罪多位議員,也傷了議長的心,勢必還是需要經過議員們在議會上公開討論之後再定案,如此才可能通過這起命運多舛的市府組織改造案。   聽多位議員發言認為,阿涂伯在議會說一套,回市府對記者說的又是一套,「誰退回組改案誰負責」,黃秋澤議員承認我退的,看看是我負責還是你負責!涂市長辯稱:「誤會」,黃秋澤議員怒指,滿口的「白七話」的市長;張榮藏議員毫不留情面說:你是歷任市長當中「最無能」的一位;做錯不認錯極盡辯解之能事的市長;即便同黨議員陳幸枝希望涂市長「方便不要當隨便」;王美惠議員則出面打圓場,錯了就認錯,不要再說那麼多,涂市長還硬嘴「讓我講完」,最後只抱歉不道歉。  小編總算感覺到什麼是「好好的鱉殺到屎流」!(圖片取網路、臉書、議員提供)
2018-03-18 11:40:26  作者 / 郭勝恩
民進黨嘉義縣長黨內初選已經告一段落,翁章梁也已勝出獲得提名,但有關語音干擾民調等不公平的聲浪卻甚囂塵上;繼張明達發誓後,翁章梁等到確定提名,也向神明詛咒自清。語音干擾是事實,到底誰「手腳」不乾淨,或許只有神知道。只是這場初選爆開的裂痕想要縫合,相信連神明都傷腦筋。   這場本來被視為平分秋色的初選,民調幾經爭議折騰後公布,張明達竟然輸了翁章梁8%,8%的註解就是除以2後,翁章梁以54%勝過張明達的46%。如此大的差距,難怪張明達無法接受,連支持者都認為「內幕」重重。 初選過程中,扛挺翁章梁的立委陳明文為了延續在嘉義縣的影響力,使出渾身解數動用中央及媒體資源,幫翁章梁拉拔造勢,張明達更被抹成黑道及與藍營暗通款曲,張明達並未以其人之道還諸其人之身,依舊保持君子相爭,只是感嘆同志相煎何太急?   缺乏中央奧援的張明達面對翁章梁源源不斷的「大軍壓境」,儘管幕僚力主不能示弱,必須全力還擊,張明達仍然相信卅多年的基層經營與政通人和足以和龐大的中央分庭抗禮。他自喻為「嘉義隊」,有信心戰勝翁章梁的「中央隊」,結果「中央隊」還是技高一籌。   只是令張明達難以接受的是,民調尚未出爐,回報的訊息均是審慎樂觀,隔天民調要公布前,翁章梁陣營又氣急敗壞召開記者會,抨擊受到語音民調干擾,中央選對會更徵詢雙方是否重做民調以求公平,種種跡象自認勝券在握的張明達當然要求立刻公布,延遲一段時間後民調揭曉,張明達輸了,還落後一大截。 遵循遊戲規則,張明達應該願賭服輸,或許民調沒有問題,但是跡象卻顯示出不尋常及蹊蹺,張明達提出質疑是人之常情,甚至向神明發下重誓,強調對手指控的語音干擾與己無關,同時要求對手也詛咒力表清白,翁章梁等到確定提名不生枝節後再「跟進」。雙方都認定舉頭三尺有神明,但是民調過程的語音干擾確有其事,到底誰從中作梗,不是張也非翁,難道「見鬼」了?   雙方信誓旦旦未動「手腳」,語音干擾轉眼成為羅生門,似乎只有等待神明日後驗證。翁章梁為了縣長選舉不現絆腳石,期盼張明達團結一致不言可喻,然而初選過程鋪天蓋地刀刀見骨的「追殺」,張明達了然於胸,這道撕裂的傷痕想要癒合談何容易!(圖片取自網路臉書)
洞傳媒系統公告Announcement